e68乐虎国际娱乐书库排行繁體
当前位置: e68乐虎国际娱乐 > 综合类型 > 摄政王妃要逆天 > 第230章 每次都是这个时辰(作者:残血)
摄政王妃要逆天

《摄政王妃要逆天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230章 每次都是这个时辰

    第230章 每次都是这个时辰

    雷电炼体,玄火炼体,深海压力炼体,魔气炼体……

    哪一样不是令人心惊肉跳的,离浅拿着这锦书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。

    师父给的炼体术已经够可怕的了,没想到在这份变态的炼体术面前连开胃菜都算不上,想想这开胃菜都算不上的炼体术当初她炼的时候已经后怕得不行,这什么雷电炼体之类的,离浅想想就头疼。

    离浅自行脑补了一些关于被电糊,烧焦,压成血水的画面,惊悚的摇了摇头,这还没炼呢就被自己的思想给吓死了,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?

    “当初选择炼体只是为了压制噬心蛊,实属无奈之举,如今炼体也不见得有效,暂缓炼体术,用功于其他方面。”

    麒麟前辈的声音在离浅耳边回响,离浅点头,确实如此,有舍才有得,先放一放再说。她才不会说出来她是怂了呢!

    只是离浅未曾想到,后来的某一天,炼体术对她来说会成为一种缓解疼痛的快感,倒是……庆幸了现在的——暂缓。

    炼体术便就此搁浅,离浅顺便查阅了其他的一些资料,捧着一堆炼器的玉简便出了老楼。

    黎啸天也应该回来了吧?

    离浅才一出空间,嘴角便抽搐了两下,她......竟然被黎啸天抱着睡在床上,黎啸天这家伙竟连外衣都没脱。

    难道她的身体已经对黎啸天这家伙自主卸下防御了?否则她怎么会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移动的变化呢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大人——大人——快起床啦,今天是弟子自由比试日,晚了就没得看了——”

    大清早的,尤平就在门外大喊大叫,离浅结界啪啪啪几下打在门上,倒头又躺了回去,什么比试不比试的,有陪男人睡觉重要吗?

    咳咳

    所以结局就是——尤平喊破喉咙,也想不到离浅两人已经彻底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离开几日,接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离浅诧异昂头,原来黎啸天早就被吵醒了,只是......

    “我也去,接的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开玩笑,就黎啸天这妖孽,一个人出去岂不是惹一堆烂桃花回来?她又不擅长处理烂桃花,这要是招来了岂不是为难她吗?

    黎啸天:“你去了本王不放心,有些凶险,到时候本王怕顾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离浅:“凶险那就更要去了 !那我还不放心你一个人去呢!”

    黎啸天缓慢的从床上起来,将离浅按回被窝里,道:“本王这几日查到了一些关于修炼上的东西,或许能够解开心底若有若无的疑惑,但那处情况特殊,你不能跟着本王去。”

    是吗?离浅有些犹豫,能让黎啸天做出这个决定,估计也有他自己的道理,只是想到要和他分开了,离浅心里泛苦啊,不知不觉,黎啸天在她心里的分量已经这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浅浅,你知道,每一次在本王面前都要你动手,本王一个大男人很没面子......”

    离浅:“可是我乐意啊!”

    黎啸天用手描了描离浅的眉,“本王以后是要当你男人的人。”

    离浅整个面部表情都垮了下来,“那,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黎啸天:“半个月,半个月本王一定回来,到时候,本王送你一份大礼!”

    离浅:“好吧~,看在有礼物的份上,你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在离浅一万个幽怨加不舍中,黎啸天无奈的出了门,看屋外阳光照进来,撒在屋前的石梯上,虽镀了金光,寒意依旧阵阵卷席,此去......浅浅,你不可随意勾搭别的男人!

    刑若尘刚一打开房门,一支袖箭迎着脑门直直订入一旁的房门上,一寸许,未伤人。

    刑若尘眯了眼缝,拔下袖箭,上面夹着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回来再找你算账,替本王好生照看着她。

    刑若尘憋了一眼远去的背影,倒也没说什么,继续做自己的事,只是心思跳脱,已然不在此地。

    离浅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黎啸天分开了,并没有太多其他的想法,离浅除了每天醒来面对一个人的青竹苑会感到一阵失落落以外,其他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。

    倒是刑若尘隔天往青竹苑跑,从天光教的另一边到青竹苑,已经成为众女子与刑公子偶遇的佳地。平时的刑公子,哪里会经常出现在一个地方?姑娘们根本就见不着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青竹苑外面热闹起来,离浅还是在好多天后出了门才发现,偶有几位女子结伴走过,竟是往日没有的一番光景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可算是出来了,你也不去上课了,广场上的提问也不见您的身影,要不是听刑公子说你没事,尤平都打算冲进去了!”

    尤平见离浅出来,急忙上前,自从进了天光教,每一次想要见见大人都很是困难,以至于他准备了好多马屁没地儿拍,可憋死他了。

    离浅好笑的看了他一眼,小样儿,不就是还想要她的果子吗,每天守在门外面真当她不出门什么都不知道?

    不过有这份心也不错了,离浅扔了几个果子给他,问道:“这外面怎么回事?这片山有重宝出现?”

    尤平自然知道离浅问的是外面绕来绕去的人,嘿嘿笑道:“可不是嘛,今天刑公子又要来看您了,这外面的姑娘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,长老的亲传关门弟子,那可是比少主还要让人眼红的地位,要是一个不小心结识了,往后在这天光教横着走都行了!”

    离浅眨巴眨巴眼睛,“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净瞎说,本公子何时不知道自己如此厉害了?”

    吱呀一声,木门被推开,刑若尘走了进来,身后出现的是一帮人挤在门框上,脸红脖子粗,又憋着不好意思嚷嚷。

    离浅一条黑线挂在脑门上,这木门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,着实有些小了,挂不住几个人。

    刑若尘并没有理会身后的众人,径直走向离浅,尤平讪讪的闭了嘴,自行退后。

    离浅戏谑道:“这边这么冷,你不用隔天跑一次的,时间还掐得这么准,每次都是这个时辰。“

    尤平捂着嘴在一旁偷笑,被刑若尘瞪了一眼,忙转过身去望天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