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68乐虎国际娱乐书库排行繁體
当前位置: e68乐虎国际娱乐 > 历史穿越 > 大明卿士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有钱真好(作者:城北人家)
大明卿士

《大明卿士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二百三十七章 有钱真好

    恭逢盛世,无论是籍籍无名的小人物,还是胸怀天下的大英雄,这都是他们最简单的心愿了。盛世可以让小人物们吃饱肚皮,穿暖衣服,盛世也同样可以让大英雄们一伸拳脚,建功立业。

    泱泱华夏文明,悠悠五千载,何为盛世?政通人和,文化繁荣,国富民强即为盛世也!

    如果说明朝中也有盛世,那一定不是永乐帝在位时期的万国来朝,而应该是政通人和的弘治一朝。弘治皇帝朱佑樘在历史上是个不起眼的人物,最让人铭记的恐怕就是他一生只钟情于张皇后一人。

    朱祐樘没有什么丰功伟绩,却堪称是大明朝最勤勉的皇帝,成化帝朱见深嗝屁之后留下一个烂摊子,民怨四起,政令不通,明朝衰落之相已生。

    是弘治帝朱祐樘勤勉治国,爱民如子,才能重聚民心;是朱祐樘敦厚有礼,唯才是举,才能政通人和;是朱祐樘善于纳谏,任用贤臣,才能君臣相协。这位幼年苦难的皇帝用自己的心血描绘出一幅江山如画。

    夜已三更,文华殿依旧是灯火通明,朱祐樘看着一本奏折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春季洪涝,黄河冲毁了堤坝,淹没了数千顷良田,沿岸百姓流离失所,难民如潮。

    朱祐樘一直想做一个中兴之主,可是大明朝这几年却并不安宁,鞑靼势大,侵扰大明边关;哈密战乱,吐鲁番与明争夺国土;黄河水患,酿造灾民无数……

    哀民生之多艰,叹大明之苦难!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深夜的殿外长廊上回荡,朱祐樘抬头一看,顿时错愕,放下手中的奏折,笑道:“萧公,朕还以为你天生就是个慢性子,怎么今天却如此急躁?看你眉眼中满是笑意,难不成是来跟朕报喜的?”

    萧敬笑道:“陛下,大喜啊!一千万两银子,一千万两啊!”

    朱祐樘愕然道:“什么一千万两?萧公,你都把朕给整糊涂了,先喝口茶,再慢慢说。来人,给萧公上杯茶!”

    萧敬情知自己失仪,耐住性子喝了一口茶,慢慢道:“陛下,从宣府传来消息,说曹唯那猴崽子从黄羊山寻到了宝藏,共计一千万两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朱祐樘一口热茶还没喝完,听到这话直接呛得咳嗽了起来。他拍着胸口,瞪大了眼睛道:“萧公,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难怪朱祐樘如此反应,大明朝的商税很低,三十税一,朱祐樘也不愿意对百姓加税,所以朝廷每年的税收约莫三百万两银子。看似很多,但是用在这泱泱大国的各个方面,三百万两银子只是堪堪够用,如果再遇到什么天灾**,朝廷就要开始为银子发愁了。

    就说这次的黄河水患,百姓流离失所,朝廷必然要花费大量的钱财修堤筑坝,还要安抚逃难百姓,方方面面都要用到银子。国库中还有些银子,但是每一两都有其去处,根本就不能轻易挪用,朱祐樘现在也正因此而发愁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突然多出来这一千万两银子,那是什么概念?大明朝整整三年的税收!有了这一千万两,何事不可为?

    “陛下,老奴不敢妄言!”

    朱祐樘身体颤抖,面露狂喜,站起来道:“曹唯现在在哪?赶紧让他将银子押送回京,不,差牟斌去宣府把银子带回来,万万不能出事……”

    萧敬眉开眼笑道:“陛下,曹唯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,想必不日就要回京,陛下不必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是朕心急了!”朱祐樘又坐了下去,笑道:“这只皮猴子真是……真是……朕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这小子偷奸耍滑,懒散至极,每次都是朕逼着他任职做事,偏偏却能一次次带给朕惊喜,看来以后还是要多用用他。”

    萧敬笑道:“陛下,老奴听说那猴崽子过两年要告老还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美死他!”朱祐樘冷哼一声道:“他只要敢上折子,朕就把他往死里踹……不过,这次他的功劳太大,不封赏是不行了。朕本来是想让太子提拔他,但是现在看来,朕是压不住他了,也罢,该封赏还是要封赏,否则会让人说朕薄情寡恩。对了,太子最近在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萧敬神色变得有些古怪,看得朱祐樘心里一突,急忙问道:“难不成太子又惹出了什么事端?”

    萧敬小心翼翼道:“前几日太子差人暗中敲了宗人府右宗人的闷棍,还把他扒光了之后扔在街上……”

    宗人府是管理皇家宗室事务的机构,掌管皇帝九族的宗族名册,按时撰写帝王族谱,记录宗室子女嫡庶、名字、封号、世袭爵位、生死时间、婚嫁、谥号安葬之事。职掌收发文件、管理宗室内部诸事、登记黄册、红册、圈禁罪犯及教育宗室子弟。

    右宗人名叫朱桢,是朱祐樘的远房表叔,已经已经是五十高龄了。朱祐樘听了萧敬的话后大怒道:“无法无天了,太子行事怎么能如此荒唐?现在右宗人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右宗人前几日还要死要活的,不过这两天倒是消停了不少,老奴得知他在暗中调查下手之人,所以就替太子料理了尾巴,现在没人能查得出来……”萧敬顿了顿,道:“陛下,其实太子这次并没有胡闹……”

    朱祐樘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右宗人是皇室宗亲,比朕的年纪都大,那孽子竟然还下得去手,萧公难道要替太子推脱不成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太子之所以派人敲打右宗人是因为右宗人想要染指华胥……”

    “华胥?”朱祐樘皱眉道:“一家店铺而已,朱桢年老望重,却要谋人私财,难不成他已经如此不要脸皮了吗?”

    萧敬苦笑道:“陛下,华胥确实是一家店铺,但是却不是一般的店铺,现如今京师人家只知华胥而不知其它,宁愿多耗费一些时日,也要去华胥购买日用之物。

    上个月华胥的红利是八万两,太子一人占据了华胥五成份子,所以上个月太子府内入账整四万两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朱祐樘腾地一下从御椅上站起来,难以置信道:“四万两?一家店铺竟有如此红利……不行,太子要那么多银子也无用,要让他交由内库。只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,老子伸手向儿子讨要银钱,朕张不开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老奴以为那些银钱不如就存放在太子手上,看太子如何施为。至于内库,很快也会有钱了!”

    朱祐樘会心一笑,道:“是啊,朕也要有钱了,朕从未感觉如此富余过。朱桢那老货恬不知耻,该打!朕就不管了,如今朕也有银子了,这种感觉真好……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